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誰拉滿了我的特效值 > 第104章 特效之下,誰人能敵?

第104章 特效之下,誰人能敵?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cmjxg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紫苑閣。

    是落鳳城最大的‘娛樂會所’。

    很多重大的集會都會選擇在這里舉辦,既彰顯了其獨特的高貴性,又給那些名望之人提供了交流的平臺。

    不同于往日融洽的氣氛,此時的紫苑閣完全一片凝重和壓抑所籠罩。

    大廳內,眾人圍觀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一位身穿儒服的白發老者身上,帶著同情、惋惜和幸災樂禍,還有不少冷眼旁觀者。

    白發老者叫沈春源,乃是文才書院的院長。

    雖然資質不是很出眾,但憑著自身文采,開辟出獨屬于自己的儒道氣脈,從而實力大增,得圣人庇佑,獲得不少名望。

    平日里他的性子還是比較溫和的,遇到任何對他或書院不利的事情都能以平常心對待。

    但今日,卻是怒火中燒。

    文才書院與金刀門的恩怨素來已久,但大家都在容忍范圍之內斗爭,可如今金刀門仗著將軍的背景,開始肆意打壓。

    甚至開始索要文才書院三分之一的產業。

    好,產業沒了也就罷了,卻連名聲都要放在地下踩一踩,讓文才書院顏面盡失。

    這真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雖心中不忿,但無奈門下弟子們全都不頂用,被對方請來的高手給死死壓住,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除非他這個院長親自出馬。

    但身為一院之長,乃是書院最后的底牌啊,如果上場比試就算是贏了,也有幾分不光彩,被眾人笑話。

    只能硬著頭皮讓人去叫張丹青。

    雖然對方是大長老,但這個時候也顧不了太多了,能爭回一分顏面是一分。

    “沈院長,這一炷香的時間快到了,不知道您名下這位弟子能不能做出詩來,如果不能,那你們就要認輸了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金刀門的掌門刑三路。

    此人相貌堂堂,身材魁梧,手臂脖頸皆有紋身,看起來很是粗獷,但那雙眸子里時不時透出的精光,顯露出他不符外表的精明。

    在刑三路旁邊坐著一位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長相極其俊美,一看望去就讓人有一種保護欲,仿佛捏在手中的肥皂。

    這是金刀門的少主刑寶寶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個小白臉。

    在刑寶寶旁邊,還坐著一個女人,身著華裳,坐姿大大咧咧,富有玲瓏的身段自帶一股煞氣威儀,嘴角帶有一道刀疤。

    這女人便是那個女將軍——厲采菊!

    神鳳帝國白鳳軍的統領,也是女皇較為看重的一位紅人。

    此刻她眼簾低垂,手捧著一盞清茶,慢斯條理的喝著,臉上不帶一點情緒,仿佛一副事不關己的淡漠模樣。

    聽到刑三路的催促之語,她抬起眼皮瞅了一眼沈春源,淡淡道:“那就認輸吧。”

    沈春源面皮抽動。

    他看著一旁滿頭大汗,絞盡腦汁正在苦思的座下弟子,心中暗暗一嘆。

    這弟子平日里也是風采斐然,可惜遇到對手了。

    沈春源又把目光投向弟子對面的那位書生,后者一身黑衣,長相平庸,若非表現出的絕對實力,很難相信是一位儒家高手。

    “此人究竟是誰,為何在落楓城沒有聽過這么一號人?”

    沈春源心中不解。

    他也只能猜測是女將軍從都城帶來的儒家高手。

    見一炷香快要燃盡,沈春源心中嘆息一聲,便要起身認輸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丹青幾人急匆匆的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院長!”

    張丹青上前行禮。

    沈春源心中燃起一絲希望,剛要說什么,可是看著快要燃盡的香,無奈道:“罷了,罷了,沒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“院長,現在比試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張丹青也不廢話,直接問道。

    沈春源苦笑:“作詩一首,主題是要勉勵人們勤奮好學,著重體現出讀書的好處,可以改變人生。”

    張丹青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就這?

    這也太簡單了吧。

    張丹青心念一轉,剛要開口吟作一首,忽然看到旁邊桌案上的一首詩,細讀之后腦門瞬間沁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院子,這首詩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這位先生所作。”

    沈春源指著黑衫男子,苦笑道。

    張丹青面色難看。

    要做一首勉勵好學的詩詞并不難,難得是要超越對方,明顯這人所作的詩乃是上上之成,要寫出比他好的,太難了。

    難怪自家的優秀弟子們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張丹青無奈。

    如果多給他半天時間或許能作出壓到對方的作品來,可現在時間快要到了,明顯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認輸吧,還有幾道比試,希望能挽回顏面。”

    沈春源澀然道。

    張丹青雖心有不甘,也只能點了點頭,準備在后面的比試中力挽狂瀾,扮演書院救世主。

    而這時,一道聲音忽然響起:

    “麻煩讓一讓,裝逼的人要來了,大家請自覺退后,提前準備好‘牛逼’或者‘臥槽’兩個字。”

    只見梅文畫和西門無情將圍觀的眾人推開。

    兩人手中還拿著不知什么時候采摘來的花瓣,朝天灑著,說不出的囂張跋扈,迫使眾人讓出一條大道來。

    秦羽風踩著花瓣緩緩走來。

    一襲白衫,鬢若刀裁,眉如墨畫,當真是英姿颯爽思奮揚,面如玉盤身玉樹。

    這一幕著實把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那位原本淡漠的女將軍,在看到秦羽風后,明亮的眸子頓時綻放出光彩,露出了濃濃的貪婪與喜愛。

    好一個翩翩如玉的美男。

    女將軍下意識舔了舔嘴唇,瞟了眼旁邊的刑寶寶,忽然覺得這是個啥玩意,跟個娘們似的完全沒有一點男子陽剛之態。

    “這位是?”

    沈春源也是被秦羽風超然的氣質給吸引住了,只覺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。

    張丹青臉上涌現出一股自豪之感,笑著說道:“院長,這是我今天新收的學生,名叫李杜白,天賦絕佳,文采斐然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沈春源頓時一喜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位翩翩美少男竟是自家書院新收的弟子,之前輸掉顏面的郁悶之情頓時驅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院長。”

    秦羽風飄然走到沈春源面前,行至一禮,“接下來的小場面就交給學生吧,學生定不會讓您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望著面前帥到無邊際的弟子,沈春源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這才是讀書人應該有的顏值和氣質。

    簡直是讀書人的完美代言人!

    至于對方認不認字,能不能作詩已經不重要了,只要把他擺在門口一放,這個書院的逼格也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今天老夫也不比了,認輸了,不就是一點小產業嘛,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心情暢快的沈春源表現出了土豪一面。

    秦羽風面色發黑。

    你們能不能別這么膚淺啊,多看看我的內涵不行嗎?

    秦羽風也懶得理會他們,手搖折扇,緩緩走到書案前,開口吟道:“富家不用買良田,書中自有千鐘粟。安居不用架高堂,書中自有黃金屋……”

    一首趙恒的勸學詩,被秦羽風完完整整的念了出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你說秦羽風為什么能背會這么多詩詞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百分之九十九的穿越者都是滿腹文學,什么道德經、洪冥法典、太上感應篇、妙法蓮花經……都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而且秦羽風在穿越之前就是被讀者打斷腿的網絡作家。

    在寫書的時候就喜歡加一些古代名典,既可以水字數,又能提升逼格,美滋滋。

    一首勸學詩,直接震住了在場所有人。

    那黑衫男子也驚呆了。

    他細讀數遍后,面色變得難看至極,無論從寓意,描述和構詞造句他都落于下風。

    “牛逼!”

    “臥槽!”

    梅文畫和西門無情突然喊了起來,然后用力拍手。

    其他人如夢初醒,也紛紛鼓起掌來,望著秦羽風的目光滿是贊嘆與崇拜。

    “哼,運氣好罷了,估計早就做好了這么一首詩,今天才用上。”

    刑寶寶不服氣,冷哼道。

    身為美男,看到比自己更帥更有范的美男,內心說沒有嫉妒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忽然一記耳光甩在了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厲采菊冷著臉,寒聲道:“輸了就是輸了,哪來那么借口!”

    刑寶寶委屈的捂著臉頰,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黑衫書生拱手道:“閣下果然厲害,這一題我認輸了,下一題,我們比畫,就畫山水如何?”

    擦?

    不應該繼續念詩嗎?怎么又來畫畫了。

    秦羽風有點懵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比就比!”

    梅文畫和西門無情開始烘托氣氛了。

    秦羽風氣的直罵娘,恨不得給這兩人每人一腳。

    黑衫書生走到書案前,拿起雕花小篆,筆端蘸墨,在宣紙上開始勾畫起來,很快一副山水圖呈現在眾人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這副畫,沈春源和張丹青贊嘆不已。

    此人作畫水平很高,勝過文才書院的弟子,也不知秦羽風能不能比過。

    “杜白兄,請。”

    黑衫男子面帶微笑。

    秦羽風面帶微笑,只好硬著頭皮大步走到案前。

    只見他拿起狼毫,閉目沉思,一副高人模樣,許久之后,驀然睜開雙目,猛地蘸墨,開始瘋狂揮舞。

    墨汁飛濺,下筆如狂,配上他的氣質范兒,說不出的豪邁飄逸。

    令的在場眾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而那位女將軍更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,臀部不時的在椅子上挪動著。

    秦羽風腳下也是不停變換著動作,時而弓步,時而金雞獨立,時而邁步奔騰,手上亦是大開大合……

    (具體動作,請參考抖音里的一些書法大師。)

    一通猛烈操作,秦羽風隨手將筆扔下,旁邊的一位侍女連忙端來水盆,秦羽風清洗手后,淡淡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連忙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看,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我瞎了嗎?

    這除了一團黑乎乎的‘烏云’外,啥都看不清啊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質疑之時,忽然宣紙發出了青色的光芒,只見上面的墨汁開始自行舞動起來,凝聚出了一幅幅畫……

    說是畫,更像是一幅幅3D場景。

    有山,有水,有樹木,有花草,有游魚,甚至還能看到一葉扁舟徐徐劃來,仿佛下一刻就會躍出宣紙,來到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這震撼的一幕,直接讓在場所有人陷入了呆滯之中。

    “畫圣!畫圣啊!!”

    沈春源渾身顫抖,激動的鼻子里都冒出泡泡了,若不是旁邊弟子扶著,怕是早就伏在地上膜拜了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廳外天空忽然風云變色,異象再起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上海快3-Home 安徽快3-推荐 北京快3-欢迎您 重庆快3-Welcome 河北快3-推荐 湖南快3-上海快3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河南快3-Welcome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